笔趣阁 > 未分类 > 绝色阎罗是夫君 > 大结局
    叶赫千琪妖媚的双瞳里满是疑惑,不解地问道:“清竹不是在移花宫么?”
    易云嫣的心里咯噔一下,一丝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她脸上的笑容凝结僵化。
    “嫣儿,怎么了?我们这么久没有见面,你连个笑脸也不肯给我么?我和孩子大难不死你也不关心我们,却只关心莱清竹。”叶赫千琪一双狭长的桃花美眸中波光流转妖魅之极,他的语气里带着一分幽怨,两分撒娇。
    易云嫣看着叶赫千琪,眼眸里纠结着期盼和惶恐,她真的希望琪儿只是和她使小性子才说没有和莱清竹在一起。
    “琪儿,清竹是和你一起落入悬崖的,你真的没有见过他么?”易云嫣握着叶赫千琪的手,带着最后一丝期盼问道。
    叶赫千琪闻言一惊,他立即敛去了脸上娇媚的神色,紧张道:“我真的不知道清竹也跌了下来,我是被我的舅妈救回来的,可是舅舅和舅妈都不曾说过还有一个人呀!”
    易云嫣在叶赫千琪的带领下拜谢了叶赫慧灵,她很感动她们不但救了叶赫千琪的命,还帮他恢复了武功。
    叶赫慧灵以叶赫千琪父家人的身边要求易云嫣要善待叶赫千琪,不要让他受苦,不要让他伤心。
    易云嫣看了一眼在一边抿嘴发笑的叶赫千琪,然后一一点头应允,同时告诉他们放心地让叶赫千琪跟她回移花宫,因为她已经废除了宫主的夫侍和男 宠必须废武功的这条规矩。
    最后,易云嫣问道:“舅舅,我的另外一个侍郎莱清竹也和琪儿一起落入悬崖,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见过他?”
    “是呀,舅舅,舅妈当时有没有看到清竹呢?”叶赫千琪对莱清竹也甚是关切,毕竟在一起相处了这么久,也有些许感情。
    叶赫慧灵的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他连忙低下头来掩饰,轻声道:“我也不清楚,你舅妈当时只是把你带了回来,我也不知道她当时有没有看到别人。”
    “舅妈采药要几天才能回来呢?”
    “千琪,你先跟你的妻主回去吧,等你舅妈回来我帮你问问她。”叶赫慧灵忽然很着急地催叶赫千琪和易云嫣离开了。
    叶赫千琪和易云嫣相互对视一眼,心神领会对方的意思,然后双双向叶赫慧灵告别。
    易云嫣把叶赫千琪抱上马车,搂在怀里,掀开侧面的帘子小声吩咐外面的侍从安排几人留守在这座竹楼附近,若是发现异常情况立即回报。
    马车有些颠簸,易云嫣紧张地把叶赫千琪搂紧一点儿怕伤了孩子。
    叶赫千琪眯了眯狭长的美眸,伸手环绕住易云嫣的脖子,狡黠的目光在她的身上上下打量,最后贴近了她,轻柔的说道:“我不在你身边的这段时间,花弄影是不是每天都把你侍候得很好?”
    易云嫣的凤目眨了眨,挑了挑眉,谨慎细微地道:“琪儿,我不想对你撒谎,我……。”
    易云嫣怕叶赫千琪发火,话说了一半,停下来偷看他的脸色。
    叶赫千琪嗔瞪了易云嫣一眼,偎进她怀里,幽怨地蹭了蹭,喃喃的报怨道:“你宠了他,现在还不好好的补偿亏欠我的。”
    说完叶赫千琪抖着两排小扇子一样的眼睫,轻轻的半闭上眸子,等待着易云嫣的吻落下……
    易云嫣呵呵一笑,手指勾叶赫千琪弧度优美的下巴,将他的俊颜,轻轻扬起,对上他那狭长美眸,细细的看,美眸中带着秋波,三分哀怨,七分妖娆,他娇俏的鼻尖,沁了细细的惫,上排美亮的贝齿,轻咬着红艳的朱唇。
    叶赫千琪这等娇媚的神情,让易云嫣一阵心神荡漾。
    易云嫣将脸凑过去,先是亲了亲那沁着香汗的鼻尖,缓缓的将唇,移到那红艳诱人的薄软香唇上,舌尖轻刷过那排美亮的贝齿。
    易云嫣轻轻吮吸了一下叶赫千琪的唇,然后抬起头来,却未料到,叶赫千琪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出小粉舌等着与她缱绻。
    叶赫千琪的香嫩玉舌扑了个空,舔舐他自己的唇边两下,有些孤单的要缩回去,易云嫣连忙再次低头吻了过去,将那小舌用牙尖轻轻的咬住,微微用力。
    玉舌被咬住,挣扎不开,微痛的感觉袭来,叶赫千琪在易云嫣的怀里轻拧了拧身子,以表抗议,嫣儿现在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了。
    易云嫣本就是想逗叶赫千琪一下,她那里舍得对他粗暴,现下看到叶赫千琪的可人姿态,心下很是满足,便细细地从红唇吻到眼敛,又从眼敛吻回唇边,而后勾着那小玉舌,卷进了自己的口中。
    叶赫千琪本来一个多月不曾见易云嫣早就相思入骨,现下窝在她的怀里更是期盼她的柔情,
    轻轻的挑开了眼,用眼角斜斜的睨她一眼,随后又缓缓的闭上,安然享受着这美妙的感觉。
    ¥
    花弄影把一碗安胎药端到房间里,对斜躺在床上看书的叶赫千琪道:“夫郎,该喝药了。”
    叶赫千琪放下手里的书,愁眉不展地看了一眼花弄影,道:“又要喝这苦死人的药呀,弄影,你辛苦了,把药放下,我待会儿就喝。”
    花弄影把药端到叶赫千琪的唇边,固执地道:“夫郎,妻主吩咐过,要奴家看着你把药喝完,一滴也不能剩。妻主说没有人看着夫郎,夫郎会偷偷把药倒掉。”
    叶赫千琪立即闻到一股苦涩的味道扑鼻,他蹙眉道:“嫣儿呢,要我每天喝这么苦的药,她为什么不来陪我?”
    “雅国派使者来访问移花宫,妻主身为一宫之主,当然走不开了,所以妻主要奴家来照看夫郎喝安胎药。”
    叶赫千琪瞥了一眼那粘稠黑糊糊的药,不甘心地道:“花弄影,你只不过是一个小侍,你这样命令妻主的正夫喝药,你不是以下犯上么?”
    “夫郎,你就不要为难奴家了,奴家不敢以下犯上,可是让奴家看着你喝安胎药是妻主的意思。”花弄影不卑不亢地坚持道。
    易云嫣接见过了雅国的使者,赶紧地回房去看看她的琪儿宝贝有没有乖乖地喝安胎药,走到门外敲听见里面的一段谈话,她微微一笑。
    寻常人家都是正夫贤惠懂事、端庄贤淑,小侍妖魅惑人,可是她的夫侍正好相反。
    已经恢复武功的叶赫千琪灵敏地洞悉到门外熟悉的气息,他知道易云嫣站在门外于是大声叫道:“嫣儿,我不喝药。”
    易云嫣推门进去,接过花弄影手里的药碗,道:“弄影,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吧,我来哄琪儿吃药。”
    “是,妻主。”花弄影欠身行礼,出房。
    “哄我吃药?”叶赫千琪桃花美眸微弯,薄润的唇轻轻翘起一个弧,道,“我又不是三岁的孝子,要你哄。”
    “琪儿,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吃药好不好?”易云嫣说完在叶赫千琪的身边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药到嘴里。
    叶赫千琪眼眸里闪过一丝流光,他立即满脸幸福地把嘴凑到了易云嫣的唇边,仿佛那苦涩的药液经过他心爱女人的嘴就甘甜如蜂蜜了似的。
    易云嫣一口一口地把药喂完,心满意足地看着叶赫千琪,伸手拭去他唇边遗留的一点药液,道:“琪儿,我知道你为了我们的小宝宝吃了不少苦,我心里都明白,以后我会好好疼你,好好爱你,再也不会让你伤一次心,再也不会让你掉一滴眼泪。”
    叶赫千琪听着易云嫣的甜言蜜语,心里荡起了层层涟漪……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轻微的叩门声,和一个侍卫的声音:“宫主。”
    易云嫣开门出去,侍卫附在她耳边耳语了几句。
    易云嫣的面色一寒。
    叶赫慧灵果然没有说实话,他们把莱清竹藏了起来。
    叶赫慧灵不但是琪儿的舅舅,她们妻夫还救了琪儿的性命,她不会为难他。
    但是她是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程如玉。
    这个女人已经伤透了清竹的心,现在又挟持清竹,真是可恶之极。
    易云嫣虽然不爱莱清竹,但是莱清竹毕竟是她的侍郎,她对他有亏欠,有责任。
    叶赫千琪恢复武功以后耳力依旧像以前一般好,侍卫在易云嫣耳边所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入他的耳中。
    易云嫣推门进来时,叶赫千琪立即道:“嫣儿,你要去找清竹吗?带我一起去吧!”
    易云嫣明白叶赫千琪的心思,程如玉是他的表姐,他要跟着去肯定是怕自己伤了她。
    叶赫千琪等了一会没见到易云嫣点头,他娇媚的俊颜上浮上魅惑人的笑容,媚声道:“嫣儿,你带我一起去,好么……”
    这最后一声“好么”含着哝哝的鼻音拖得绵长,媚得易云嫣的骨子里都透着阵阵酥 麻。
    易云嫣宠溺地点了点叶赫千琪白玉般的小鼻子道:“你挺着这么大的肚子还跟我使美男计。”
    叶赫千琪闻言迅速变了脸,瞬时,哀怨的目光中,含了泪花,盈盈泪水,便要落下,抖着挂泪的长睫,道:“我知道现在我的身材变得臃肿了,比不上花弄影那般婀娜多姿、风姿卓越了,嫣儿不喜欢我了。”
    说完叶赫千琪瞥了易云嫣一眼,抽了抽秀挺的鼻子,瘪了瘪薄唇,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要哭不敢哭,不哭还委屈无比的凄婉模样。
    易云嫣无奈,哭笑不得,说出去有谁相信,这就是江湖上大名鼎鼎杀人如麻的绝色阎罗,这撒娇使泼的本领比他的武功还厉害。
    可是易云嫣今生早已经被这个男人吃定,她见不得他这副委屈伤心的样子,连忙哄道:“琪儿,我带你去,可是若是我和程如玉动起手来,你一定要躲开,不要伤了我们的孩子。”
    叶赫千琪噙了泪的狭长眸子,眨了两眨,硬是把泪花眨了回去,抽了抽鼻子,把俊美的面容,微微向上抬了抬,嘟着娇艳欲滴的红唇,把嘴凑了过来,在易云嫣的脸上轻轻摩挲着,附在她耳边道:“嫣儿,你不要太冲动,纵然我表姐伤害了莱清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对他的伤害更大,如果不是你硬拆散了她们,也许她们现在过得很幸福呢!”
    易云嫣阴沉着脸没有吱声,放开叶赫千琪转身出门。
    叶赫千琪忐忑不安地跟在她身后上了马车。
    *
    幽静的竹林里,小鸟清脆的叫声空灵幽远。
    叶赫千琪掀起帘子,瞥了外面一眼,然后转头看向易云嫣,神色凝重地道:“嫣儿,你爱我吗?”
    “琪儿,我当然爱你。”易云嫣亲了亲他的额头,伸手抚上他的肚子,这个问题他早已问过千百遍,她也已经回答过千百遍,可是他仍然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的问,也许男人就是这样,爱听妻主的甜言蜜语。
    叶赫千琪把头靠在易云嫣的肩上,接着问道:“嫣儿,你爱清竹吗?”
    易云嫣怔了一下,沉声道:“虽然我不爱他,但是我对他有责任,我不能任由清竹被程如玉那样的女人欺负。”
    叶赫千琪抬起头,桃花凤眸对上易云嫣的眼睛,认真道:“嫣儿,你答应我,如果清竹和我表姐是两情相悦,你就不要再拆散她们好吗?”
    “好,我答应你。”易云嫣点点头,心里暗道,清竹早已经对程如玉心灰意冷,他怎么可能愿意留在她身边。
    倘若莱清竹真的有一个好归宿易云嫣自会开心,但是她不放心把莱清竹交给程如玉这样的女人。
    马车在一个很朴素木屋前停下,叶赫千琪立即抢在易云嫣的前面跳下马车,大声叫道:“表姐,表姐……”
    “公子,请问你找谁?” 莱清竹风雅地立在门口,静若兰,淡如菊,漆黑的眼眸像溢满了春风,也清雅到了极处。
    叶赫千琪和易云嫣都被莱清竹的问话吓了一跳,她们吃惊地看着莱清竹。
    “清竹,你怎么啦?我是叶赫千琪呀!”叶赫千琪过去拉着莱清竹的手问道。
    莱清竹一脸茫然地看着叶赫千琪,刚想要开口说什么,程如玉匆匆地从屋子里出来,看到叶赫千琪和易云嫣立即脸色阴鸷起来,慌忙地对莱清竹道:“清竹,你进屋去,把门关上。”
    莱清竹看了一眼程如玉阴沉的脸,温婉地转身进房。
    程如玉看着莱清竹进了屋子关上门,她才冷冷地对易云嫣和叶赫千琪道:“我们到竹林里面去谈。”
    三人移步走向竹林,气氛很是压抑,叶赫千琪甚至听到易云嫣紧握成拳手指关节咯吱咯吱的响声。
    叶赫千琪看着眼前的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层层竹叶翻滚着,排山倒海,气势磅礴,却又暗潮汹涌。
    “程如玉,你到底对清竹做了什么?他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易云嫣停下脚步,冷眼看着程如玉,她的手掌已经在暗暗运气。
    程如玉仰起头冷冷的眸子对上易云嫣,两个女人交汇的眼神让叶赫千琪感到身上阵阵发寒。
    顷刻,程如玉淡然地道:“易宫主,你也看到了,清竹从山崖上摔下,伤了头颅,已经失去了部分记忆,他根本就记不得你们是谁,他的记忆停留在我和他初相识的那个阶段。我们已经在这木屋里拜堂成亲了。你身为移花宫的一宫之主,你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你就放过清竹,把他还给我吧!”
    易云嫣瞥了一眼程如玉,冷笑一声,道:“如果清竹遇到了他的良人我自然会放手,可是这个不是你,因为你不配,而且你伤清竹伤得太深。”
    “表姐,嫣儿她并非想要霸占清竹,她只是希望清竹过得开心快乐。”叶赫千琪跟在易云嫣后面解释。
    “他现在很开心,不信你们可以跟我回去看。”程如玉激动地道,“他已经完全忘却了以前的痛苦,很单纯地享受着现在的幸福。”
    “清竹,已经不能生育了。”易云嫣紧盯着程如玉道,“你真的不在乎吗?”
    程如玉的身子抖了抖,沉痛地道:“我不在乎,清竹变成今天这样全是我的错,我会用我的后半生去好好补偿他。”
    “嫣儿,放手吧!”叶赫千琪拉着易云嫣的手臂,盈盈若水的双眸里带着乞求,“就算是为了我好不好,我希望你专情一点。”
    “我要亲眼看到清竹幸福。”易云嫣看了一眼叶赫千琪把他拥入怀中对程如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