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宸儿来说。侮辱昆仑派就等于侮辱他自己。”听得此话,陈楚楚眉头微皱,记清了这两个人的脸孔,因为梦离宸的缘故,已经对着这两人有了极差的印象。
    “唰”突然间,一道流光自那两位天才,以及众多圣女峰人马的头顶掠过,最终站立在了人群的中间。
    这是一名青年男子,年龄与那两位天才相仿,应该较为年幼,只不过相比于那两位天才的华丽锦衣和英俊的面貌,这位青年男子可就显得太过平凡。
    他长得很普通,身材不高,面容不俏,就连他穿的衣服也是粗制的布衣,,在他的身上可谓看不出任何优点。但是从他刚刚所展示出的实力来看,人们都知道他不是一个泛泛之辈。
    因为他刚刚展现出的气息可是大乘期,这位青年男子竟是一位大乘期的高手。
    只不过,相比于男子的强大实力,陈楚楚却紧紧盯着他的脸庞看,愣是要把人盯出个窟窿来。
    “不是白丞,放心好了。“似是知道她心中所想,苏梦小声在她耳旁解惑道。
    陈楚楚回看他一眼,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拜白丞所赐,她现在看到个相貌平平却身手不凡的人都能不自觉联想到他。
    “看来只是个我们不认识的英才。“
    “确实,并非是寻常人等。“苏梦指了指他身后,“你看他身后背着的器物。”
    陈楚楚顺着他所指望去,他身后背着的器物是一把木剑,但却并非普通的木剑,其中蕴含着极其复杂的纹路,以及恐怖的能量。
    同样的器物,陈楚楚曾在梦离宸的身上见过,梦离宸佩戴的剑也散发着这种独有的气息,这说明布衣男子身后的木剑,乃是一把仙器。
    “黑土?是剑仙谷的少谷主黑土。”
    “莫非,他身后的就是仙器神木剑?”
    这位布衣男子登场后,引起了许多人的惊呼,原来他便是最近新锐门派剑仙谷的少谷主黑土。
    “剑仙谷?何时又来了个剑仙谷?“陈楚楚愣了,她记得她回修仙界后也未曾听过此名。
    “听说剑仙谷本是个无人在意的野鸡门派,就在几个月前,剑仙谷少谷主也就是这个布衣男子黑土,仅凭一己之力击退滋事扰事的十万魔军,也正因此剑仙谷才闻名天下,只不过老门派还是没把这新起之秀放在眼里,故没邀请来门派大比,你不知道也谓正常。“苏梦耐心解答道。
    “原来如此,是几个月前的事,那会儿我们还在妖界。“陈楚楚恍然大悟,“不过黑土这名字属实有点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