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晨早知道,顾西洲是个乖乖仔。
    虽然和他们一起玩,但是他向来,对女人没什么兴趣。
    不像大丁,16岁就压着他前大嫂开了荤,吃了逼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玩起女人。
    也不像他,去年交了女朋友后,就开始偷偷,背着女朋友睡其他女人。
    顾西洲到现在,还是很乖的,没有和女人有过亲密接触。
    每当他们讲起荤段子,他也只是当没听见。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顾西洲并不是当没听见。
    他是听不太懂,像小学生听黄色书籍。
    听不懂的东西,自然也就一笑而过了。
    或许也不是听不懂,他只是没有人可以实践。
    “那还能为什么,对你有反应了呗,所以就湿了。”蒋晨笑嘻嘻的说。
    “什么反应?”顾西洲认真的发问。
    “就好像你对她硬了一样,她也对你湿了,想你插入她逼里,这就是她的反应。”
    这个时候,蒋晨看到大丁打球回来了,于是把问题抛给大丁:“你问问大丁,他嫂子被他鸡巴肏的时候,底下小穴是不是就是湿的!”
    “那肯定是湿的,不然老子鸡巴怎么进去?”
    大丁坐下后,开始给顾西洲科普,“女人发情的时候,那洞就跟水帘洞似的,全他妈湿溜溜的,进去了后又热又紧,妈的老子真想一辈子,睡在我嫂子逼里面不出来!”
    “那你也得够硬!”蒋晨一巴掌止住他,不许他说了。
    毕竟他哥也是有头有脸的,被自己弟弟睡了女人,还叁天两头往外到处宣扬的,也就只此一家了。
    这晚各自回家后,蒋晨给顾西洲,发了一个小电影片段。
    其实这些视频,以前他们的共享群里就有。
    外国的、混血的、后面的、肛交的,各种群魔乱舞。
    以往顾西洲偶尔看一眼,觉得太无聊,还不如用手。
    但是今天这一个视频,就拍得很是“不一样”。
    蒋晨说,这是他珍藏多年的av片段,拍得很是细腻,绝版。
    顾西洲点开一看,的确就是绝版。
    他反正也不知道,女优叫什么名字,但是他看懂了剧情。
    剧情是:女家庭老师去给男学生补习功课,一边补习,一边被男学生压着,揉弄奶子,继而在椅子上戳她小逼,直至她出水泛滥,淫叫不止。
    顾西洲看到这里,特意停顿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