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急之下没有别的办法,司灵只能朝他伸出手。
    对方牢牢抓住司灵的手臂,往前一带。
    司灵惊愣,没想到沉子瀖的臂力这么大,将她整个人拽了过去,人横着趴在马背上。
    姜曼和训练员赶了过来。
    沉子瀖见人来了,就毫不留情地抓住司灵的手臂将她像个物品一样扔了下去。
    好在被姜曼和训练员接住,不然就是摔到地上。
    姜曼扶着司灵,脸色难看到极点,瞪着沉子瀖怒道:“你有病吧!”
    沉子瀖骑在马背上睨了她一眼,“看在任佐的面子上,帮你一次。”
    说完,他的眼神落在司灵身上,眼里满是嫌恶,甚至还透着恨意。
    “不然见一次都恶心。”
    司灵将就要冲上去的姜曼拦了下来。
    刚才被驮在马背上,颠得肚子十分难受,但无论怎么说刚才是沉子瀖帮助了她。
    姜曼一脸不理解,沉子瀖刚才这么粗鲁,根本就没把司灵当个人,“谢一条疯狗干什么?”
    沉子瀖冷哼一声,骑着马转身离开。
    司灵拉住姜曼,没必要再让她去和沉子瀖纠缠,“晨晨回你了吗?”
    沉子瀖骑着马很快就走远。
    姜曼也只能先忍下这口气,“刚才管家跟我联系说晨晨已经回去了。”
    “好,那我们也快回去吧。”
    训练员对刚才发生的意外十分愧疚,要是司灵出了什么意外,他也有责任,“我开车送你们。”
    姜曼给司灵手上的几处擦伤上药,“我看那个沉子瀖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傻逼。”
    “嘶。”司灵抿着唇,突然因为伤口传来的刺痛,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现在不但是擦伤疼,手臂上因为沉子瀖抓了两次,已经青了一块,也传来一阵一阵的酸痛。
    姜曼皱着眉,再次提出,“要不就算了。”
    司灵摇了摇头,“没事。”
    姜曼怎么也想不通,“就是一个小角色,值得这样吗?”
    司灵只说:“这是我答应下来的,已经和导演说好了。”
    要是现在有反悔,那她成什么了。
    况且今天也只是场意外,过去了的事,她人也没事,就没必要一直放在心里。
    姜曼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最后无奈不再说这件事。
    这时管家走了进来,“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后面的服务员推着餐车到餐厅,将一盘盘饭菜端到桌上。
    摆好三份碗碟筷和擦手用的湿毛巾,就退了出去。
    “吃饭吧。”
    司灵站起身,看见那扇紧闭的侧卧门。
    姜曼将医药箱递给管家,走到司灵的身边,也看了眼方晨晨的房间,“两个不让人省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