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场的灯光瞬间熄灭,仅留下一盏昏暗不明的暖黄台灯。
    胤禄单脚踩在高脚凳的支架上,另条腿随意垂放在地面,上半身在极度放松的姿态下倚靠在身后的吧台面。他端着一杯还残留少许的红酒杯摇了摇,目不转睛的盯着傻乎乎站在对面的陆甜甜,抿了一口。
    所有人大气也不敢喘,运镜来回靠近,把胤禄的禁欲高冷的形象刻画的深入人心。
    喉结随着他吞咽的动作而滚动。
    放下酒杯,他把散落在额前的零碎刘海往后捋了捋,骨骼分明的手指扯了扯穿戴整齐的领带,领口第一颗白色纽扣像是受不了这蛮力,突然脱落。
    摄像机的视线对焦到在地板滚动滑翔的纽扣,直至它静止不动。
    下一秒,急促的喘息声在耳畔响起,随之是越加扣人心弦的大提琴,画面一点一点在变。
    作为背景板的陆甜甜只需要展现自己单薄的背影,她穿着胤禄宽大的白色衬衫,下摆遮挡在大腿根部,暧昧不明的黑色四角内裤在她呼吸起伏间若隐若现,引人遐想。
    锃亮的黑色尖头皮鞋系着完美的蝴蝶结,胤禄迈着稳健的步伐慢慢靠近身体发颤的陆甜甜。他的双眸深邃发暗,下颚紧绷,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立体的五官中夹杂几抹旖旎的红晕。
    空气瞬间稀薄起来。
    哪怕背对着他,陆甜甜也能深刻感受到从胤禄身体里散发出的压迫感,心脏跳个不停,她忍不住抬手捂住自己躁动不安的胸口,害怕自己压抑不住的心跳会打破这一刻的静谧。
    滚烫的手掌覆上她的脊背,透过绵软的布料烧灼她敏感的肌肤,陆甜甜双腿一软,差点摔倒。胤禄不着痕迹的用高大的身体做她的靠垫,胸口紧贴她的后背,给她支撑的力量。
    陆甜甜忍不住低呼出声,立马咬住自己的嘴唇,防止羞人的声音从齿缝中溢出。也许是现场太过安静,也许是她跟胤禄靠的太近,她似乎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有节律的响动。
    鼻尖都是名叫胤禄的气息,连路过的凉风都与胤禄有关,想到如此,陆甜甜的耳根子都在发烫,潮红从脸颊逐步蔓延至全身。
    胤禄俯下身,对着明明已经红的似血的耳垂吹气,热流酥酥麻麻的烘焙着熟透掉的耳肉,在摄像机看不到的角度里,他坏心眼的伸出舌尖舔了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