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在周末的下午能有一场和霜霜的亲密接触让柏清很开心,但这是他从未涉及的领域。
    他不太喜欢被别人这样控制与鞭打。
    说到底,这样的贵公子从来都是折磨别人,这样被动承受还真是超过了他的接受范围。
    柏清心里不高兴,到底是谁教给了霜霜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但卓霜才不管呢!她在不久前和祝瑛小姨出去玩,小姨带她们去增长见识,她打开了新世界,惊奇原来男人还可以这样玩!
    那个周末是在惊险刺激中度过的。
    小姨带祝瑛和她去参加一个商界大佬和诸位高管的私下聚会,选在一个非常幽暗隐蔽的会所。
    小姨有提前提醒,这个私下聚会的尺度非常大,祝瑛和她不一定接受的了。
    但卓霜出于好奇和对未来发展的考虑还是决定去。
    她们有刻意打扮的成熟不怯场,但一进去才发现,那里光怪陆离,她们对男人下限的认识还是不够。
    最让卓霜吃惊的就是她看到一个男人躺在最中心的高台c位上,他的身上放着一张大木板,上面有一个洞,他的鸡吧伸过那个洞,放置在桌面上,所有经过的男人、女人都可以对那更鸡吧随意踩踏踹骂。
    那根幼小的鸡巴早已瘫软,被踩的通红,伴随着的是那个男人已沙哑了的呻吟,在这种靡靡之音中,在这种色情怪异的画面刺激下,卓霜忽然感到一阵悸动,下体不自觉的涌出水意,她也好想去踩。
    但是,这真的太突破了!卓霜以为一直以来大多数男人在性事上追求的是征服等偏主动强势的一方,就算她做的是女上位,也一直以为是小众的喜好,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受虐狂的男人。
    小姨带着她们穿过喧闹的大堂,走入暗室。里面坐着数个光鲜亮丽、西装革履的男人,间或有一两位女人。
    小姨和他们点头打招呼,又不经意的提醒到,“这是我两个侄女,我可喜欢她们了,今天带她们来玩玩,见识见识。”
    “是该见识见识了,成年了吧?”其中一个男人问道,看样子五十岁上下。
    卓霜和祝瑛站在小姨身后,只是礼貌叫人,别的什么话也不说。
    “哎呦,她们两个啊之后也是要进公司,担大梁的,今天就是让她们看看玩玩!”小姨不动声色地表明两个人的身份,意思很明显,年龄不重要。
    随后,小姨就带着她们去给主位上的那个人敬酒。卓霜和祝瑛沉默地站在那里看着小姨和那个人谈笑风生,从话语间得知正是这人在之后的5-10年为旧都的经济发展做规划。
    卓霜观察着那个人,视线保持在礼貌的范围之内,可就在小姨带她们转身离去之时,那人提臀动了动。
    卓霜这才看到,他下面趴伏着一男一女,两人在给他口交,在看到了大堂的淫秽后,这事本身倒没什么冲击,但这个人身居高位,怎么如此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