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台春酒】为什么我觉得白酒那么难喝,还有人会喝上瘾?

发布时间:5个月前热度: 296 ℃评论数:

能不能喝与好不好喝是两回事。




一口半两八钱,是谓牛饮,暴殄天物,意在买醉;若是同桌如此相劝,更有试探之用,看你俩的交情是否值得以口腹难受的




代价去维护,或你俩的交易是否值得以伤肝吐血为担保。




白酒的正常取用方式是用来抿的。




白酒须菜后饮。一饮之量,只需将口舌涂浆挂膜即可。不论素食还是肉食,有此五谷蒸馏之精华烘托,菜味层次何止丰富数倍。兴之所至,每餐一至二两足矣。若是口腔肌群控制力强,三两钱高白就能尽兴。




喝白酒于我最幸福的时刻,莫过于数九冬雪,全家人齐聚客厅,围坐火锅前。鲜切羊肉大白菜,麻酱腐乳野韭花;锅中蒸汽氤氲,窗缝风声倏呜;偕子同乐,与妻对酌。热乎乎的羊肉与甜脆的白菜下肚之后,紧跟着抿一口,一缕热线窜胃,满嘴窖香蒸腾。余华在《许三观卖血记》里讲“这可是神仙过的日子”,许茧工喝的虽是黄酒,心情大概和我一样。




相比于低度酒与未蒸馏原浆的水溶性果香与粮香而言,50°以上的高白才是脂溶性窖香(主要是各种挥发性酯类)的良好载体。度数不够,酯类含量过低,酒精的刺激性味道会掩盖酒香,闻起来就会很呛;当然硬兑酒精以提高度数的也没什么香味。纯粮高白不但非常香,而且香气过于馥郁,酒精的刺激性亦过大,必须经消化液充分稀释,化解酒力,不可多喝,过犹不及。在口腔需唾液稀释,先吃菜的一个目的也是为了用食物刺激唾液分泌;在胃内则需胃液稀释,而先吃菜则食物先入胃,又可刺激胃液分泌。滥饮时入喉发苦,返口发馊。便如吲哚之香,若浓集于谷道,即成粪臭。




最后,所谓万事有例外,无论如何都会讨厌白酒的人当然是存在的。白酒说到底是发酵物,就像风鸡火腿腊肉臭豆腐一样,吃的就是各自独特的发酵风味,即使同为好酒之人,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同为喜爱白酒之人,香型党也泾渭分明;高度酒里还有用活性炭把所有酵味都除掉的伏特加呢,照样很多人喜欢。无法享受白酒的窖香,既可以说是遗憾,也可以说是幸运,毕竟饮酒还要承担摄入乙醇、乙醛这样的一类致癌物的风险,高白尤甚。对于每个能对自己行为负责的人来说,愿意为自己的选择付出足够代价、求仁得仁就是幸福。






为什么,白酒,那么,上瘾

手机扫码访问